巍巍红军树 沧桑景更浓 游黄荆之3
2010-09-28 16:34:57


    桃子坝是黄荆老林的著名风景点,因为在潺潺的小溪流水边,屹立着一个参天的红军树。任何游人到此,都要驻足凭吊一番。

    1935年春天,中央红军右纵队(一、九军团),在贵州省赤水市的黄陂洞,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,从元厚一渡赤水,经过九角洞、湖南岩来到马角坝;然后翻过莲花山,进入古蔺的黄荆老林。右纵队来到店子坝兵分两路,依靠当地老农带路,一路经龙爪坝、陈家岩、香楠坝。大寨,向着叙永挺进;另一路则插向桃子坝、莽筒坝、桂花场,直奔叙永。

    正值旧历年的年关,天上飘着鹅毛大雪。地面上结着厚厚的冰层。一座座白雪皑皑的山峰,直插进灰沉沉的天空。那些地主老财听说红军到了,带上细软和家人纷纷逃跑。尽管天气奇寒,红军指战员不肯随便进入老百姓家住宿,一个个带上谷草区去岩洞、或者老林边,找避风的地方露营。通天桥畔,有一棵千年酸枣树,红军在树上刻路标、写标语,同时在树下埋锅造饭,围着大树席地而眠。前面的队伍走了,酸枣树又留给后面的红军。红军指战员们没有粮食吃,只好去采摘野菜充饥。老百姓躲进深山,部队动用了贫农胡大爷家的一点粮食,离开黄荆老林时把三枚银圆,放在胡大爷的香炉下,还留下纸条再三向主人道歉。红军开走了,老百姓回到家中,一下把反对派的造谣戳穿。但是,地主老财同丁们看见酸枣树上的一副副标语“打土豪,杀贪官,为了穷人把身翻!”“参加红军打土豪分田地!”不由得火冒三丈!马上喊人来桃子坝,把红军的标语刮掉。红军的标语尽管没有了,红军的故事永远在黄荆人中间,一代代地流传。

    在黄荆的桃子坝,仍然找得到亲眼看见过红军的老人。南木桥的84岁村民罗泽忠是其中之一,如今在敬老院欢度晚年。小时候,罗泽忠随同母亲,在桃子坝帮地主干活。1935年初,桃子坝的地主听说红军要进川,吓得跑到深山躲藏,将一个家扔给罗泽忠和母亲看管。这天 ,一队红军果然来到黄荆老林,罗泽忠年纪小,站在萝卜地边看稀奇。这时,一位红军战士走出队伍,抬手指着萝卜地说话。尽管罗泽忠听不懂说什么,从红军战士的表情中知道是想要萝卜,便伸手扯了几个递给红军战士。当即,红军战士给了罗泽忠几枚铜元。晚上,红军住在地主家中,罗泽忠看见红军战士们用搪瓷缸煮,萝卜充饥,感到非常好玩,挤到火塘看边去,一下把搪瓷缸打翻。一见自己闯了祸,吓得罗泽忠不知所措,红军战士反而安慰罗泽忠“不要紧”。第二天,红军就开拔了。这件事情经过了73年,罗泽中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 像桃子坝这样的红军树,黄荆老林共有3棵。另外一棵在园林村,离桃子坝有15公里,是一棵青杠树。前些年月,青杠树快枯倒了,古蔺县文物部门将青杠树,收藏进太平渡红军陈列馆,作为革命文物。在店子坝,还有一棵青果树,也是红军树,生长在村民胡万发家门前。上世纪伐木,一些年轻的伐木工不知道“长征”,要砍这棵青果树,胡万发连忙将几个伐木工请进家门,一一地讲出红军树大来历,同时招待几个年轻人吃饭喝酒。一旦知道青果树的不凡来历,伐木工就“班师回朝”了。

    今年,古蔺县文管所和黄荆乡政府投入资金,把桃子坝的红军树进行维护,要立起纪念碑、还要修建小花园。这道红色景观在不久,将成为黄荆老林中的一个袖珍盆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