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照迎红日 笋子观杜鹃 游黄荆之5
2010-09-28 16:17:15


 

    欣赏过八节洞神奇秀美的风光后,我又独自漫步在通往林区的小道,贪婪地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,据资料介绍黄荆的负氧离子浓度高达每立方厘米15万个,可谓天然氧吧,是一个休养生息的绝佳去处。呼吸着潮润而饱含负氧离子的空气,将平时在城市里积存在肺里的污浊之气吐故纳新,顿觉脚下步子轻盈、敏捷,人都好像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 今年春天的雨水特别丰富,老天爷三天两头就会来一场,将黄荆老林浇灌滋润。一次大雨之后,每一座山岭上都鼓鼓胀胀地蓄满水,仿佛是一个健壮妇女的乳房,稍微一碰,就会流淌出甘美的乳汁,然后汇聚成小流、小瀑、小溪,从山峰往下流泻,使黄荆老林变成一个水灵灵的世界。

    踏着铺满青苔的石板路继续前行,我的两满眼装满了浅绿、淡绿、碧绿、翠绿、深绿、墨绿……这是由于各种树木,在春天中发芽长叶的早和迟,所造成的天然景色,是居住在城市里不可见到的生命之绿,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!

    普照山高景色佳,停车西望夕阳斜。

    层峦叠嶂云潮涌,最爱芬芳漫野花。

    普照山是黄荆的门户,山势雄奇,凌云屹立;春晨冬暮,白雾缭绕,站在普照山上观山下云海,不亚于峨眉山金顶云海。 “普照山” 的山名,由原中共中央委员、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、中将、著名书法家邵华泽所题。

    上午9时许,我爬上普照山,只见一轮红日从东山坳中冉冉升起,山下几十座宝石般的山峦,翻动滚滚绿浪奔向天际,一缕缕轻纱般的薄雾,袅袅婷婷地往蓝天升腾;一声声鸟鸣唱动山野,奇花异草竞相开放。顷刻,我的精神为之一振,将久居城市的烦恼、疲惫、心累,还有那些对物欲的贪婪、名利的追逐、人间的争斗一扫而光,眼界变得开阔,心胸变得开朗,不由产生出一种飘飘然,欲羽化而登仙境之感觉!

    黄荆老林是一个山的迷宫,笋子山山脉如同一道弯弯的娥眉,绵延100余公里,一直横亘进贵州省。整个黄荆老林由4大峰8大岭39溪组成。最为险峻的是笋子山主峰,海拔达1 800余米,堪称众山之王。从普照山走下,我转身爬山黄荆最中心的笋子山,站在山巅上举目眺望,郁郁葱葱的古树同连绵的脉紧紧相连,波翻浪卷地奔向天际;几十条银光闪闪的山溪,向着山脉的南北两边分流远方;雨后形成的白雾,飘飘摇摇地从山谷中升腾天空,如同一条白色的轻纱缠绕山腰,好像一幅青山舞玉带的水墨画。这里是植物王国,林中古木参天,树藤相缠,高大的乔木比比皆是。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,那一片片盛开的杜鹃花,如火、如霞、如丹,装点出一派万紫千红!鸟语花香、虫鸣鸟叫、空气清新、我置身在生机盎然的原始森林,仿佛跨进一个令人神往的绿色迷宫和幽深远古的梦幻之地。

    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老林,近代谁是最先探险者呢?经过在黄荆老林查阅资料和走访“老黄荆”,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,一下就浮出水面:1957年7月,原古蔺县供销社的一支勘察队,深入笋子山进行初探。这是全国解放后的首支勘察队,从桃子坝顺着火炭溪进山,白天去林区考察,夜晚住宿黄荆、龙爪分销店。历时3天3夜,供销勘察队得出“黄荆老林资源非常丰富”的结论。

    1958年8月初,一支由原泸州市商业局、古蔺县商业局组成的19人勘察队,编成4个小组,集中在古蔺县商业局学习,要深入到黄荆老林考察。历经40余天的勘察,途径香楠、龙爪、跨越黄荆老林,从笋子山的尾部翻越,到永乐乡下山,胜利地完成考察任务。这次考察,摸清黄荆老林的森林资源。笋子山盛产天麻、黄连等珍贵药材,还发现了熊、豹、野猪、野牛、野羊……是一个野生动物的天然宝库。

    1959年,一支200余人的勘察队又进山……

    经三次勘察,黄荆老林的面纱被揭开,探险者、开垦者、旅游者纷至沓来,一片神奇的古老密林,渐渐地变为自然生态游的理想之地!


    欣赏过八节洞神奇秀美的风光后,我又独自漫步在通往林区的小道,贪婪地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,据资料介绍黄荆的负氧离子浓度高达每立方厘米15万个,可谓天然氧吧,是一个休养生息的绝佳去处。呼吸着潮润而饱含负氧离子的空气,将平时在城市里积存在肺里的污浊之气吐故纳新,顿觉脚下步子轻盈、敏捷,人都好像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 今年春天的雨水特别丰富,老天爷三天两头就会来一场,将黄荆老林浇灌滋润。一次大雨之后,每一座山岭上都鼓鼓胀胀地蓄满水,仿佛是一个健壮妇女的乳房,稍微一碰,就会流淌出甘美的乳汁,然后汇聚成小流、小瀑、小溪,从山峰往下流泻,使黄荆老林变成一个水灵灵的世界。

    踏着铺满青苔的石板路继续前行,我的两满眼装满了浅绿、淡绿、碧绿、翠绿、深绿、墨绿……这是由于各种树木,在春天中发芽长叶的早和迟,所造成的天然景色,是居住在城市里不可见到的生命之绿,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!

    普照山高景色佳,停车西望夕阳斜。

    层峦叠嶂云潮涌,最爱芬芳漫野花。

    普照山是黄荆的门户,山势雄奇,凌云屹立;春晨冬暮,白雾缭绕,站在普照山上观山下云海,不亚于峨眉山金顶云海。 “普照山” 的山名,由原中共中央委员、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、中将、著名书法家邵华泽所题。

    上午9时许,我爬上普照山,只见一轮红日从东山坳中冉冉升起,山下几十座宝石般的山峦,翻动滚滚绿浪奔向天际,一缕缕轻纱般的薄雾,袅袅婷婷地往蓝天升腾;一声声鸟鸣唱动山野,奇花异草竞相开放。顷刻,我的精神为之一振,将久居城市的烦恼、疲惫、心累,还有那些对物欲的贪婪、名利的追逐、人间的争斗一扫而光,眼界变得开阔,心胸变得开朗,不由产生出一种飘飘然,欲羽化而登仙境之感觉!

    黄荆老林是一个山的迷宫,笋子山山脉如同一道弯弯的娥眉,绵延100余公里,一直横亘进贵州省。整个黄荆老林由4大峰8大岭39溪组成。最为险峻的是笋子山主峰,海拔达1 800余米,堪称众山之王。从普照山走下,我转身爬山黄荆最中心的笋子山,站在山巅上举目眺望,郁郁葱葱的古树同连绵的脉紧紧相连,波翻浪卷地奔向天际;几十条银光闪闪的山溪,向着山脉的南北两边分流远方;雨后形成的白雾,飘飘摇摇地从山谷中升腾天空,如同一条白色的轻纱缠绕山腰,好像一幅青山舞玉带的水墨画。这里是植物王国,林中古木参天,树藤相缠,高大的乔木比比皆是。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,那一片片盛开的杜鹃花,如火、如霞、如丹,装点出一派万紫千红!鸟语花香、虫鸣鸟叫、空气清新、我置身在生机盎然的原始森林,仿佛跨进一个令人神往的绿色迷宫和幽深远古的梦幻之地。

    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老林,近代谁是最先探险者呢?经过在黄荆老林查阅资料和走访“老黄荆”,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,一下就浮出水面:1957年7月,原古蔺县供销社的一支勘察队,深入笋子山进行初探。这是全国解放后的首支勘察队,从桃子坝顺着火炭溪进山,白天去林区考察,夜晚住宿黄荆、龙爪分销店。历时3天3夜,供销勘察队得出“黄荆老林资源非常丰富”的结论。

    1958年8月初,一支由原泸州市商业局、古蔺县商业局组成的19人勘察队,编成4个小组,集中在古蔺县商业局学习,要深入到黄荆老林考察。历经40余天的勘察,途径香楠、龙爪、跨越黄荆老林,从笋子山的尾部翻越,到永乐乡下山,胜利地完成考察任务。这次考察,摸清黄荆老林的森林资源。笋子山盛产天麻、黄连等珍贵药材,还发现了熊、豹、野猪、野牛、野羊……是一个野生动物的天然宝库。

    1959年,一支200余人的勘察队又进山……

    经三次勘察,黄荆老林的面纱被揭开,探险者、开垦者、旅游者纷至沓来,一片神奇的古老密林,渐渐地变为自然生态游的理想之地!